扫描关注微信
关闭
  • 【优秀校友事迹展】王厚德:大山深处的半世纪坚守
  •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21-10-11 浏览:
  • 【编者按】王厚德老师1971年起在三清山汾水教学点任教,2017年正式退休,山区从教48年。1998年以民办教师身份考入江西湖村师范学校(后改为上饶教育学院,2000年上饶教育学院并入上饶师范学院),2000年毕业后正式转为公办教师。从教48年来,他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坚守大山深处,为山区教育作出了突出贡献。

    大山深处的汾水教学点
        正是草长莺飞的阳春三月,坐落在三清山北麓的汾水教学点被葱郁的绿色包围着,一条小溪从门前潺潺流过。
    只有四个孩子的教室里,65岁的王厚德正在给孩子们上《四个太阳》一课。他高声地问:“春天的太阳是什么颜色的啊?”孩子们齐声答道:“彩色的。”

        汾水教学点隶属于江西省上饶市三清山风景名胜区管委会港首办事处引浆村西坑中心小学。王厚德在这里已经教了48年的书,是当地三代人的启蒙老师。2017年3月,他正式退休了,女儿王琴接替父亲继续给大山里的孩子们上课。最近由于王琴的身体原因,王厚德已经帮她上了两个星期的课了。
        教学点是一幢简朴的二层建筑,只有一楼供教学使用,120平方米的空间里分布着一间教室、一间办公器材室和一个公厕。教学点目前开设学前班,只有4个年龄在6-7岁的学生。
                                              “当时确实有点后悔”
        1971年,15岁的王厚德正在引浆小学上五年级,老师常常耐心地教导他,读书是山里孩子唯一的出路。所以,王厚德也梦想着努力读书,将来考上大学,为国家和社会作更大的贡献。但就在那一年暑假,大队干部正在为找不到汾水教学点的老师而犯难,开学在即,只好在引浆小学五年级找一个成绩好的学生去当老师,而成绩优异、一心只想读书的王厚德被选中了。
        大队干部随即来到王厚德的家中与其父亲商量。王厚德4岁因高烧未及时送医患有小儿麻痹症,右脚发育迟缓,只能用一只左脚走路。考虑到王德厚腿脚不方便,父亲觉得让他当个老师也未尝不可,再加上家里也负担重,就同意了。
        王厚德虽然还想继续读书,但又怕父母不高兴,只好勉强答应了。9月份开学时,小学刚毕业的王厚德就成了一名山村教师。他没想到,这一教就是将近半个世纪。
        回忆起当年的选择,王老师坦诚地告诉笔者:“当时确实有点后悔。”在教书的前几个月,他心中依然怀有一个读书梦,连晚上睡觉都会梦见自己站在初中的教室门口听课。
        汾水教学点当时有40多个学生,其中最大的学生仅比王厚德小4岁。他平时和他们上课、做游戏,就像兄弟姐妹一样,关系很融洽。和学生们相处了半年之后,他思想发生了转变。想到这些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学生们,他明白只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他想帮助这些大山里的孩子,“我丢不下这些孩子,如果我去读书了,这些孩子又会没有书读。”
        上世纪70年代的汾水村条件艰苦,学校没有固定的教学点,最早的时候只能在山脚下搭一个简易的茅草棚,王厚德就在茅草棚里给学生上课,讲台是几块板拼凑的。碰到雨天,棚外下大雨,棚里就下小雨,大风一吹,茅草顶有时还会被掀掉。后来又辗转于不同农户家里租房上课,直到2010年才有了现在的固定教学点。
                                             “我要在大山里做一辈子老师”

    王厚德老师在上课
        王老师在汾水教学点工作了四年之后,每个月的薪水也才只有10元,这让王厚德的父亲对儿子的工作不太满意:工资这么少,以后家里的日子可不好过。父亲想让他改行做裁缝,因为在那时候,裁缝一个月的工资有30多元,但王厚德拒绝了,他心里想的是汾水村的学生,放不下他们,就骗父亲说自己看到缝纫机就烦,学不会裁缝。
        后来,大队缺会计,大队书记想到了王厚德,屡次三番地上门请他去当大队会计。到大队当干部,这在当时是多少人做梦都想的美差啊,但王厚德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几年后,名气越来越大的王厚德又被中心小学校长看中,请他去当四年级语文老师,但王厚德还是没有同意。因为,他实在是丢不下这里的学生啊!
        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初,有些学生家里穷,在冬天最冷的时候也只有一条裤子穿,甚至打赤脚来上课,王厚德看了心里很难受,就回家把自己小时候的衣服找出来给学生穿。有些家长交不起学费,王厚德就以自己的名义给学校打欠条,收不上来了就在他的工资里扣,最多的一次扣了10元,相当于他一个月的工资。
        但王老师却不以为意,为了让山村里的孩子都能上学,每个学期开学前王厚德都会去做家长的思想工作。
       “王老师,我家小孩这个学期不读了,小孩要放牛的。”听到这里,王厚德开始为家长出主意:可以边放牛边读书,学费也可以欠着。当然,也还有些孩子因为自己不愿意读,或父母不让他读,从而失学在家。这些事情也让王厚德更加坚定了自己留在家乡的信念:“我就下定决心要在大山里当一辈子老师,当一辈子好老师。”
        王老师非常讲究教学方法,对学生严慈相济。他教出的学生,年年在乡里统考成绩名列前茅,乡中学的老师都愿意接受他的学生,说“王老师教出的学生,基础扎实,很好教。”
        就在王厚德的生活逐渐走上正轨时,噩梦却降临到了这个善良的年青教师身上。
                                            “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1989年农历腊月初三上午,三清山大雪纷飞。王厚德放学后回家吃中饭,到了家门口,发现大门紧锁。他抬起手敲门,没有动静,大声叫门,还是没动静,就转身向家里的后门走去,发现后门是带上的,把门推开进去一看,厨房漆黑一片没有人。王厚德感到不对劲,赶紧到其他房间一找,发现母亲、妻子以及自己年仅6岁的小儿子都躺在血泊中。抱着尚有体温的儿子,王厚德大声呼救。邻居们叫来了村里的医生,但医生也无回天之力。一家三口就这样惨死于歹徒残忍的刀下,只有跟着自己读二年级的大儿子和在引浆小学读四年级的女儿得以幸免。
       “当时我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地都摇起来了。”事隔三十多年,王厚德回忆起来依旧是眼眶含泪,全身微颤。
    六天后,公安机关抓住了凶手。凶手是附近村庄的男子,杀人动机竟是为了抢劫,最终抢了他家120元钱。王厚德办完丧事后的第二天,又踏上了去学校的路。这段时间是王厚德生命中最难捱的一段时间,尚在丧亲之痛中的他既要在学校上课、改作业,回到家中又要当爹当妈,烧饭、洗衣、照顾两个孩子,常常忙得是焦头烂额。冬天有时风大,柴火烧不着,一家人只好饿着肚子去学校。
        有泪只能往肚里吞。王老师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倒下,一定要振作起来,还有二十多个学生在等着自己。
                                           “醒来后想的第一件事就是上课”
    王厚德和他的学生们
        王厚德只有五年级的文化水平,为了把学生教得更好,他萌生了进修的念头。通过自学,1997年,王厚德拿到了函授师范专业的中专文凭。1998年又以民办教师的身份考入江西湖村师范学校,2000年毕业后正式转为公办教师。
        在教学点,王老师始终是一人一校、全科教学,一天六节课的工作强度给他的身体带来了不小的挑战。他只能用左脚站立,一节课45分钟,年轻时王厚德还不觉得辛苦,随着年龄增长,特别50岁以后,一节课没上完,左腿就开始发抖,右腿酸痛。王厚德知道这是身体正向他发出警告,但真正的考验还未来临。
        2011年,55岁的王厚德有一天在上课时突然感觉到心跳加快,头晕眼花,面色苍白,手脚发麻。家人赶紧把他接回家中休息。但是没过几天,这种情况又反复出现。最后王厚德支撑不住就晕了过去,当他第二天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玉山县医院的病房里了。医生诊断,是由于长期劳累导致心脏出了问题,左心房动力严重下降。
       “醒来后想的第一件事就是上课。”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王老师淡淡地说,他牵挂着没有课上的孩子们,立刻打电话给校长说明情况,请校长派一位代课老师来汾水教学点上课,并为自己请了一次长假。
    由于病情严重,医生建议他转往大城市就医。王厚德把学校的事情安排完,先后前往上海和杭州求医,兜兜转转近一年的时间。大病初愈后,他又不顾家人的反对坚持回到汾水教学点上课,只是口袋里时时刻刻放有一瓶速效救心丸。
                                           “有这么多优秀学生,我感到很欣慰”
        2016年9月,王厚德带着女儿王琴来到汾水教学点,再过半年,他就要退休了。为了让汾水教学点继续办下去,王老师劝在外打工的王琴放弃工作,来当代课教师。王琴没有教学经验,王厚德就主动要求无薪工作一年,以“传帮带”的方式帮助王琴。
        经过一年的跟班学习,王琴正式接替王厚德的工作,成了汾水教学点的代课教师,虽然工资比以前在外打工时低多了,但王琴和他的父亲一样,没有一句怨言。
        看到听话的女儿接过了自己的教鞭,王厚德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回顾自己将近半个世纪的坚守,他说得最多的就是四个字:问心无愧。汾水村一共300多人,王老师从教48年来一共教出了40多名大学生,有的还成了博士、教授。2021年春节期间,学生们回乡来看望他,站在他面前,一个个亲热无比。“我感觉就像父子久别重逢一样。”王厚德开心地说,“觉得一生的坚守有价值,有这么多优秀学生,我感到很欣慰。”
        但对自己的家人,王厚德深感亏欠得太多。从教以来,他一直坚持教学高于自己的一切,为此把全部精力扑在了教学上,无暇顾及自己的一双儿女。女儿和大儿子只读到初中就外出打工了,这让王厚德心有愧疚,觉得忽视了对儿女的教育,是自己的责任。好在女儿和大儿子十分理解自己的父亲,并为父亲感到骄傲。
        2016年,王厚德被授予上饶市“最美教师”称号。2017年以来,江西日报、江西电视台、江西教育杂志社、上饶日报、上饶晚报等对王厚德的事迹进行了报道。
        这位朴实的乡村教师把自己大半生的心血都倾注在了汾水教学点上。虽然这个只有四名学生的教学点很小很小,但在王厚德的心中却很大很大,大到足够承载他的一生……
                                           (文/朱首清 周雨萱 廖敏廷)